2004年,男孩扒着万米高空客机起落架从昆明飞到重庆,后来怎样了

浏览:3480   发布时间: 08月18日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常常在电视上、电影中看到男主角为了逃避坏人的追捕,扒着汽车、火车、飞机逃亡的场景。然而如此惊险刺激且危险的行为一般都是电影里的特效形成或者是周围做了相应的安保。但是2004年的时候,有一个小男孩却将“扒飞机”这一幕上演到了现实世界中,从昆明“扒”到了重庆,并且丝毫没有保护措施。是什么让这个小男孩为什么做出如此危险不可思议的行为呢?他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样?下面我们来一起一探究竟。

这个小男孩的名字叫做梁攀龙,1990年生的湖南怀化人。如今已经是三十岁的中年人了,但是在2004年他还只是一个14岁的小男孩。2004年,他出现在昆明飞往重庆的空客A320的客机上,但是出现的方式有些特别。

在飞机降落之后,机场工作人员发现飞机的起落架上挂着一件衣服,顺着这个衣服去寻找,很快他们发现客机的起落舱中有一个小男孩。小男孩脑袋埋在了身子里,抱着双臂缩成了一个团,身体还在不停地发抖。

工作人员将小男孩抱出来,只见他脸色苍白,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瘫坐在工作人员的怀抱中。显而易见,他是以这种方式,从昆明“飞”了城市。大家表示十分的震惊,机场方面抓紧时间将他送到医院,等他醒来一探究竟。

叛逆少年离家出走

梁攀龙是从湖南怀化来的。说来也是有趣,以前他是一个听话的乖小孩,读小学的时候成绩也很优秀,考试常常在班级中名列前茅,在家也很听父母的话。但是上了初中之后,认识一帮新朋友,跟着他们接触到了网络游戏,从此就是网吧的常客。

打着以后,习也不学了,学校也不去了,甚至还常常晚上去网吧通宵,夜不归宿。起初梁攀龙不敢告诉父母实情,借口说是在同学家借宿。直到老师打电话告诉他们,梁攀龙经常旷课,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之后,他们才后知后觉,梁攀龙已经染上了网瘾。

这一巨大的转变让父母着实难以接受,必须加以管教,于是开始严格控制他的行踪和平时的零花钱。但是要知道孩子的叛逆期大概都是在初中的这个时期,梁攀龙也不例外,父母越是掺和自己的事情他就越想做出反抗,非要和父母对着干。

在多次尝试翘课去网吧被父母抓回家之后,梁攀龙干脆离家出走,去一个父母找不到的地方去。离家出走了两次之后都被父母找到了,梁攀龙不服气,又开始了第三次离家出走的计划。这一次他打算跑远一点,离开怀化,这样子他们就找不到他了。

2004年11月5日的清晨,他早早地起床,趁着父母还没有上班,跑到湖南怀化火车南站。由于他没有钱买火车票,他只能趁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溜进车站,找到了一个好运列车的空车厢,开启了他的“新旅程”。不得不感慨,这个年纪的小孩胆子确实很大。

昆明遇见知己

这趟未知的旅途让梁攀龙很是期待,父母完全被他抛到脑后,他放心地在车厢里睡起了觉。不知过了多久,工作人员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将他赶下了车。这一下子将他打回了现实,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只得漫无目的地在陌生的地方游荡。

途中,他遇到了几个好心人,好心人知道了他的故事后,先是领他吃了一顿饱饭后,带着他前往当地救助站。这时候梁攀龙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到了遥远的昆明。梁攀龙从没有来过昆明,小小的他对一切充满好奇。他在救助站还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名字叫束清。二人年纪相仿,知道束清也是离家出走了之后,二人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束清因为家庭不和谐,父母整日吵架,家庭的支离破碎让束清无法承受,只是比梁攀龙大几个月但是已经在外漂泊了一年多的时间了。梁攀龙瞬间对束清表示敬佩,二人相互作伴胆子也都大了起来,商量着逃出救助站,开启流浪的生活。这在两个孩子的眼中,是一件多么炫酷、刺激的事情。

逃离成功后,两人来到了以前从来没有来过的昆明机场,想看一眼真正的飞机。二人占着身子小的优势,顺着栏杆的跑到了停机坪。他们打打闹闹累了之后将就着在草丛中睡了一晚。看飞机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好奇心了,两个孩子决定再去飞机上瞅瞅里面有什么。

危险的“重庆之行”

第二天清晨,他们趁着周围没人注意,扒着机身溜进了起落舱。二人正玩得不亦乐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飞机正在缓缓地前进。我们都知道飞机在起飞之前都会在地面上进行一段加速过程,但是两个孩子这时候已经玩到忘我了。直到看见飞机的轮胎离开地面了,才意识到自己跟着飞机飞到天上了,然而这个时候再想回去却已经晚了。

两个孩子瞬间懵了,害怕与恐惧瞬间占据了大脑。他们哭喊着大声求救却换不来一声回应。飞机越飞越高,气流也越来越大,稍微一动身就会被气流冲走掉下去,两个人没办法站在一起了,只能分开,一人扒着飞机的一边,一左一右地站着不敢动。此时,此时以往的高楼大厦已经变成蚂蚁一般的大小了,地上来往的人早已小到消失不见了。

飞机还在不断上升,梁攀龙急中生智,看到起落架上的一个金属杆子,连忙死死地抓住它。正当他准备去提醒束清的时候,一转眼发现“嗖”的一声,束清已经消失在风中了,连一声呼救都没有听到,仿佛从未来过...梁攀龙被风吹得眼泪也流不出,内心只剩下了绝望和恐惧。据梁攀龙后来的回忆,他说道“我看到他掉下去,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当时已经看开了一点也不害怕,如果我真的也掉下去了,那就算是命不好倒霉。

这之后只剩下梁攀龙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了。随后,飞机逐渐开始平稳地飞行了,起落舱也舱门关闭了起来。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梁攀龙就从此安全了,他即将面临着下一个挑战。此刻飞机飞行在万米高的高空中,温度和氧气浓度随着海拔的上升是不断下降的。因此,此刻的温度大约是在零下四五十摄氏度左右,空气也十分的稀薄,万米高空的气压大约是300百帕,不足海平面平均气压的三分之一。

人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生存,很容易引起人机体的缺氧产生一系列生理反应,最终导致窒息。梁攀龙此时心情紧张,呼吸加速,耗氧量比平时还要高。起落舱也空间狭小,环境密闭。要知道,正常人在飞机内在有加氧保护的情况下还有很多人出现不适反应呢,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梁攀龙这小小的身体在这样的条件下生存的。

后来梁攀龙却表示自己没有感受到寒冷,甚至还有点热。我们不难猜测,梁攀龙这已经出现了体温调节中枢的麻痹,造成他的大脑做出错误判断。毕竟没有人能在零下四五十摄氏度的环境里撑过8小时,有些人甚至1分钟都坚持不下去。

我们看到报道中很多冻死的人在死前都是光着身子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机体在寒冷的环境中大脑为了保护我们就会做出相应的反馈,例如收缩毛细血管、促进心脏泵血来保证血液的重新分配,这时候皮肤也会相应的发热,所以很多人在这个时候感觉到燥热,于是就会脱衣服,也就是所谓的“反常脱衣现象”。

而限于空间的狭小,梁攀龙没有什么脱衣服的空间,并且他的潜意识在告诉他牢牢抓住金属杆子保命,刚好这样密闭的环境让起落舱的温度没有外界那么低。这些因素也恰恰保护了他,让他免于被冻死,甚至也他也没有出现冻伤冻截肢现象,这是多么幸运。更幸运的是“挨冻”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飞机就开始下落了。

飞机下落也意味着又一个危险降临,起落舱的舱门将再一次打开,梁攀龙很可能不小心掉出来。就算是不掉下来,飞机落地之后会产生的极大的震动也很可能让他震下来。如果掉到了跑道上,那能活命的可能性几乎为0。

此时舱内的梁攀龙还完全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情况,还沉浸在恐惧中的他只见那舱门缓缓打开,梁攀龙毫无防备地掉在了飞机轮子上。外面的气流狠狠地吹在他的脸上,他的面部被吹得变形,行动变得很受限,他挂在轮子上动弹不得。

适应了一会,他强烈的求生欲好像让他的力气也变大了起来,他克服大风带来的阻力,拼命地向起落舱内爬去。在他的不断努力下终于回去了,他毕竟小小年纪,这一番折腾将他的所有力气都耗尽了,他瘫在在起落舱里,呼吸都微弱了。最终,他留在轮子上的衣服被工作人员发现,也随即找到了他。

航天界“奇迹”

这场“历险记”梁攀龙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是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十分严重的后遗症。持续在高空低气压的环境中,让他的右耳耳膜内陷,左耳耳膜穿孔,患上了严重的航空性中耳炎。听力大幅度地下降还经常性的出血,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他的身体力量也恢复了好久。此后还经常性的视力模糊,手脚冰凉小腿抽筋等

后来人们还去搜寻了束清的下落,在一座山上找到了他的尸体,警方联系了他的母亲,母亲悲痛欲绝。梁攀龙在经过这一件事情后,失去了朋友,在鬼门关也走了一遭。虽然没有付出丧命的代价,但是身体健康方面的罪是不得不受的了,也是给叛逆的他带来了一个深刻的教训。他好像一瞬间长大了一般,从此性情大变,再也没有以前的叛逆行为了,也网瘾也没再出现了。身体恢复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去学校读书了。

这件事情后,航空公司给予束清家和梁攀龙两家相应的赔偿。虽然赔偿了,但是是出于航空方面对于安检疏漏的赔偿,他们严厉声明对于两个孩子的行为是明令禁止的。2006年的时候,梁攀龙的中耳炎基本康复了。后来他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怀化五中,随后他们全家迁到了重庆,在重庆美术学校读书,也顺利的考上了大学,开启了一个崭新的人生。

他的“历险”故事在当时震惊了全国的人,他的经历简直不可思议,甚至比电影还要刺激。有人说他能活着就是创造了航天界的奇迹,要知道据调查研究得出,历史上通过藏在起落架舱内跟随飞机飞行并活下来的比例仅在20%出头,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保护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十几岁的孩子。所以国外媒体知道了这个事情后也争相来采访报道他的传奇事件。

如今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这件事情也过去了将近二十年,他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在重庆开了一家宠物店,日子听说还不错。我相信这段历程一定使他永生难忘,即使是很多年以后,变成了八十岁的老头,可能当他和自己的子孙提起当年的奇幻故事的时候或许还会后怕。

主营产品:矿山机械配件,保温隔热材料,聚氨酯橡胶,混凝土喷射机/喷浆机,注浆机/灌浆机